自从有了艺术作品集培训这个行业,就有了“代做”这回事儿。用古龙风格的语言来表述就是:造假是第三古老的职业。行业内还有专门以“代做”为主要营业收入的公司,现在还在,广告满天飞,活蹦乱跳的,和拼多多有一拼。自古正邪不两立,也就是说:自古有正就有邪。所以,我虽然写过相关主题的文章,警告学生们如何甄别这些比较“邪茬”的艺术留学公司及其危害,但自己也没太在意。毕竟,从事“代做”行业的人和找“代做”的学生都干着不光彩的事儿,得饶人处且饶人,也没详细谈谈其中的野狐禅。直到有一天,有一个咨询的学生怯怯地问我:“能否用钱兑换一点儿资源”,我才恍然大悟,“代做”这个词,随着时代的进步,已经进化到“兑换资源”这个程度了。换个名词,立马高大尚了许多。原以为“代做”这种事情还在的原始形态,一般来说,就是家长或学生提出“代做”的需求,部分机构谈谈价格,卖卖资源,出A货嘛,不对,货嘛,能有多复杂?现在看来,“代做”这个事情正在起变化,那我就大约用了两周时间,索性做了一个摸底调研,过程油腻,感受丰富。“代做”这个事情,分为三个发展阶段,也可以视为三种类型,先后升级,又同时并存:初级形态:倒买倒卖阶段早期有“代做”需求的学生和家长,主要有三类人:1.想读艺术名校,但学生的专业基础比较差,抱着一种侥幸的心态,觉得只要通过的方式进入名校,就一定能跟得上,到了大学或研究生阶段再努力也没有问题;2.临时准备艺术留学,时间过于仓促,来不及做一本质量好的作品集,所以先购买一本“代做”好的作品集,考上了再补习基础课;3.差生,既不想努力,又渴望牛B,虚荣心很重,但好在家里有钱。家长呢,也是习惯了中国式的套路,找“代做”不是迫不得已,而是欣欣然,毕竟道德底线摆在那儿呢,这点事儿都可以算作他们的道德高地了,毫无违和感。这三类学生大约占到早期艺术留学生中的30%的左右,可以说是很有市场的。因此,很多机构非常喜欢接这类“代做”需求。具体的操作路线很简单,千万别以为这类能做“代做”事情的机构会讲良心,虽然会满口答应,按照有“需求”的学生或家长的目标院校进行“代做”,但实际上,一般是把以往学生的作品集直接卖给客户。具体来说吧,比如A客户提出了“代做”需求,想申请美国的艺术名校的学设计,那么这类机构就会拿上一年申请英国名校成功的B同学的作品集卖给A客户。以此类推,倒买倒卖。这些丧失良心的能够代做的机构,把这个叫“一两吃”,比割韭菜这个词,显得一些,从植物进化成了动物。如果实在没有现成的学生作品,才进行代做,一般来说,成本在2万左右。当然,这些机构的咨询人员出于忽悠客户的需要,会把形容的如何如何白莲花,似乎不愿意做这种有(Bu)风(Yao)险(Lian)的事情。因此,比真正学习做一本作品集要支付更高的费用,所谓“订制化专属高端服务”嘛,个别客户可以根据所谓的排名,被忽悠到20-30万左右的费用。想想这其中的利润呀,就知道为什么很多艺术留学机构一进门冷冷清清,根本看不着有多少学生在学习,却还每年狂打广告(X度为主),活得很滋润了。中级形态:代工制作阶段对于代做的机构来说,早期这种倒买倒卖的形态,虽然利润丰厚,但存在着三个弊端:1.名声不好。再怎么把自己说的高大上,一家总干“代做”事情的作品集机构,也很难做到持续立牌坊,毕竟谁也不傻,而且有良知的员工也会陆续离开这种垃圾机构;2.学生反感。毕竟在这些接受代做的作品集机构中,很多学生的作品集也是自己创作的,却被这家机构卖给了有“代做”需求的客户,这种风险有多大,想一想都后怕。比如,A和B都分别从不同的毕业回了国,然后到了同一家公司面试(毕竟圈子就这么大),却拿着同样的求学时的作品集,那么作为原创的A和作为山寨的B,都会被怀疑人品有问题;3.市场被动。“代做”的客户毕竟比有正经需求的客户少,而且,你想啊,能找“代做”的学生或家长,素质又有多高呢?服务起来也很麻烦的。所以,这些“代做”机构开发了山寨的2.0版本,即“代工制作”模式。具体操作方法如下:1.在咨询前期阶段,首先拿出老师做的作品集冒充是优秀学生做的作品集,告诉客户,做到这个水准能申请上XX学校。学生一看:作品集如此高大上,技术水准如此高,老师如此有实力,简直哇塞呀,这个阶段叫做“下套”。2.在咨询后期阶段,给予,能考上XX院校,考不上就退款。一般来说,的学校名次都比较高,大多数不超过5所。客户当然相信啦,那么帅的作品集是那么帅的老师指导出来的,怎么会不行呢。这个阶段叫做“入套”。3.开始学习后,学生会痛苦的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达不到咨询阶段看到的作品集那么帅,进入自我怀疑的模式,觉得同样是一个老师教的,差距咋那么大呢?看来距离进入那所名校愈行愈远,上火啊。这时老师就会循循善诱,告诉要达到那个水准,需要再学习哪些知识,上哪些课程,然后帮你掐指一算,时间根本来不及,或者一顿打击,让学生觉得自己根本不可能完成。于是,老师顺水推舟,很“无奈”或很“贴心”的提出,可以帮你“修改”你的创作,但需要额外加钱,或者需要转换成并添加课时(其实还是加钱)。这个阶段被叫做“收套”。4.于是,客户终于收到了一本完美的作品集,比原来预期的花费又多了很多,作品集漂亮的不像话,就是不是自己做的。当然,客户是可以自欺欺人的,说虽然技术层面都是老师做的,但概念是我的呀?对此,我只能说,共享单车和抖音这种作品的灵感,我十年前也想出来过呢,但我可不敢说,摩拜和头条是我的。代工模式虽然比倒买倒卖的利润要小,但好处在于,学生可以自我欺骗自己,没“代做”呀。对于机构来说,风险低一些。虽然学生、机构和老师彼此都心知肚明,但毕竟有了遮羞布,尽管只能遮住脸。形态:(2015—至今)模板化组装阶段时光到了2015年,代工模式的弊端也显示出来了,还是三点:1.海外院校更精明了。从2015开始,原来不加面试的海外院校,开始面试了,问的问题越来越具体,甚至问学生某一个项目中的某一张图用什么技巧做的,怎么做的,过程如何?原因很简单,老外实在是被部分中国学生的投机取巧搞得狼狈不堪,招进去发现学生半会不会,甚至啥也不会。海外学校的很多教师自己任教的学校招收中国艺术生,甚至以辞职相威胁,毕竟这些“倒买倒卖”和“代工模式”出国的学生,实在是太难教了,从能力到人品都是对老师的巨大挑战;2.学生抱怨多+退费率太高。这个就不用多解释了,本来6-9万可以做一本作品集,代工模式下,不断增加费用,搁谁身上,也有很深的被欺骗的感觉。部分精明的学,现有问题就退费,搞得代工模式纠纷不断,咨询老师和客服人员经常陷入精疲力尽。3.代工机构被列入黑名单的风险越来越大。今年三月,SACD大学的招生官请我吃饭,曾经谈到一个例子。某机构的学生去参加招生面试,有若干同学作品集的项目竟然是近似或重合的。五月另一所大学的招生官请我吃饭时,也摇头苦笑,说好几家作品集机构的很多学生参加面试,递交的作品集一看,只要是一个专业的,就是出自同一人之手。他们也猜到了这些可能是代工模式下老师们所做的作品,因此,正在考虑将这些机构列入招生的黑名单。看到有这些弊端,一些机构又进化了,发展出了“组装模式”,具体操作手法如下:1.从老师端入手,每年安排老师在接受学生之前,先把完整的作品集项目,分散成若干素材,也就是把一个完整的项目反推并拆散成单元零件,并提供创作流程示范和模板。具体来说,就是像乐高积木一样,将已经拼装好的作品,再拆散成零件。2.招收到学生之后,打包将素材和零件发给学生,让学生按照模板和程序进行“组装”,由于学生不同手法和专业程度的差异,自然会形成不同的创作细节与风格,因此避免了千篇一律的抄袭感。3.这种“组装模式”不要求学生自己制定主题,不需要自己思考,而且教师只需要辅导具体的技术层面,省时省力,一般“培训周期”(组装时间)只需要4-6个月,效率高。又由于是学生自己参与了组装的全过程,既避免了面试时被问出细节问题,又避免背上了“代做”的恶名,同时还锻炼了学生的作图技术(组装能力)。不用动脑,全凭手感但“组装模式”大的问题在于学生根本没有思考,哪怕是作图的技术也只会按照组装程序进行,换一个主题进行作图,马上会暴露真实水平。同时,由于都是老师提供的“零件”,个别没有责任心的老师,经常从PIN上抄袭现成的作品集,再制作成“零件”供学生组装,所以当这些用“组装模式”进行“代做”的作品集机构疏于审查时,就会出现更大规模的抄袭丑闻。今年上海某作品集机构就出现了一个社会影响极其恶劣的笑话。一位老师可能平时太忙了,“零件”是按照某个极其出名作品集拆散的,结果发给学生组装后,学生做出了过于近似原图的效果,因此被举报抄袭,从而被某大学已录取后再拒收,L同学因此被上千名艺术留学生斥责。这种风险就是“组装模式”的大伤害。在知乎上曾有近百名同学邀请我谈对此问题的看法,我一直没有说话,在这里算给这些同学有个交代:无它,L同学不过是“组装模式”的受害者罢了,是一个陷入抄袭而不自知,等知道时已被坑地体无完肤的受害者。说了这么多“代做”的进化套路,对学生有那么多危害,但为什么很多艺术作品集机构还在干这不光彩的营生呢?无他,一个字:钱。本来君子爱财取之以道,只可惜有些投机分子,总想通过省事(老师代做比教书那是轻松多了)、(代做的利润率最高)的方式,尽可能地不择手段的赚钱。当我通过各种熟人关系采访圈内人时,有一位老友的朋友的同学(某机构总监),轻描淡写地说:“有需求就有市场,代做那也首先是客户的问题,然后才是我们的问题。而我们所做的一切不就是解决需求吗?”我沉默了几秒,回怼:“教育、、法律是一个社会最后的底线,如果不能添砖加瓦,最好不要助纣为虐。世间有麻将,但不意味着出老千就可以理直气壮。”随着设计行业的兴起,建筑,景观,规划,室内等设计专业出国留学的越来越多,我门工作室从事作品集代做修改指导已经八年时间,帮助出国的学生无数,因为从国内到出国作品的转换,很多学生一片茫然,因为国内外设计风格相差很大,国内注重平立剖效果图,国外注重过程构思分析表达,以造成很多国内学生出国在准备作品集时候的断层。看了很多之后无从下手,但是又想申请上理想的学校,所以很多学生选择找机构代做或者找现实机构培训,很多学生为了追求心理上的安慰,想多学习点知识的同时又把作品集做好,会选择实体培训机构来培训,这些机构鼓吹多一两个月时间突飞猛进,作品集可以完成得很好能申请上名校。殊不知设计水平不是一两个月时间可以突破的,不然设置大学五年课程有何意义,设计知识和水平是过程的累积。虽然很多学生会选择可靠的工作室来修改和代做,但是很多学生也没有底气,原因在于怕代做之后申请上了想要的学校,出国之后跟不上国外学校的进度,以至于很多学生去报实体培训机构来寻求心理上的安慰。最后来我门工作室做作品的学生证实,这样既浪费了时间还浪费了钱,最后还得让我们给他们代做和修改。实体培训机构收费大多都比较贵,培训费5万到10万元不等,以上海,北京居多,但是他们为了赚钱盈利,课时设置很少,并且培训老师一般没有什么太多经验,知识,口头上讲解几个已经背下来的案例和做法,不根据每个学生的实际情况和弱点辅导和手把手示范,因为很多培训的老师他们根本都不知道怎么表达设计作品,只知道用一些背下来的案例依葫芦画瓢,要知道设计培训不针对每个学生弱点手把手示范,学生怎么能够自己动手来单独完成作品集呢,逻辑分析图没有手把手示范是不可能学会的,不可能是语言上的忽悠就解决的,一般培训机构的做法都是老师先口述一些理论,然后叫学生自己做,在点评,但是从来没有手把手示范,以至于很多学生花了几万块冤枉钱,后面还得找可靠的工作室或者学长学姐来代做.我门工作室遇到了非常多个这样的案例学生,以至于才写这篇文章,奉劝各位准备出国的学生一定要考虑清楚,作品集最好自己完成或者找本校有出国经验的学长学姐指导是最好的,如果没有这样的资源,又想要申请排名靠前的名校,一定要找可靠工作室或者机构来做。培训班不要报,因为做作品集体现在做上面,一定要手把手根据自己弱点的专项训练,都一起培训的大课堂,纯粹的语言忽悠和文字理论游戏,学不到实际的东西,培训课程学习完,都会有这样一种情况:就是发现钱打水漂了,头脑还是一片空白什么没学会,还是轮到自己动手做还是不会做。